20120301202655.orthoapnea_move  

止鼾器的「戽斗式」原理

拉~拉~拉~ 不管是止鼾下巴托帶,或是各款止鼾器,其共同設計特點,就是要幫打鼾患者把下巴、下顎往前拉。為什麼治療打鼾要變成戽斗臉呢?這是因為要防止舌顎軟組織後墜阻擋到呼吸道。由於我們睡覺頭部後仰時,口腔軟顎與舌頭容易鬆垮後墜。為了要保持呼吸道暢通,一個克服方式就是逆向操作,將後墜的部位往前拉,以此來維持呼吸道不被舌顎塞住。

呼吸阻塞  

在這種治療觀念的運作下,許多止鼾器便成為「戽斗式」的設計,諸如把下巴往前托、把下顎往前拉,或是把舌頭往前固定等。對於許多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患者來說,相較於動輒8、9萬的正壓呼吸器,以及侵入性的止鼾手術,這類「戽斗式」止鼾器是更方便、實惠且相對安全的止鼾用器。

然而,由於「戽斗式」止鼾器的設計畢竟不符合人體工學,改變上下顎正常咬合的位置,因此這種止鼾器其實反而會造成牙齒咬合與顳顎關節方面的副作用。

 

「戽斗式」止鼾器原理:透過將下顎與舌頭往前拉,來維持呼吸道暢通

302 

 

「戽斗式」止鼾器的副作用

現代醫學由於分科過於詳細,而容易落入「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」顧此失彼的弊端。「戽斗式」止鼾器針對打鼾現象,雖然將舌顎往前拉避免了呼吸道阻塞,但卻因為人為改變了齒列咬合位置,而另外引發一些牙科方面的副作用。由於止鼾器必須整晚配戴,患者在長達8小時睡眠期間,下巴下顎都維持在前拉的姿勢,許多配戴者因此反應許多不適,其短期症狀包括有:

  • 顳顎關節酸痛
  • 口腔肌肉僵硬
  • 唾液分泌過多
  • 隔日醒來感到咀嚼困難,影響早餐進食

除此之外,根據2010年2012年2013年所公佈的醫學報告,長期配戴「戽斗式」止鼾牙套,其實會造成齒列咬合改變,導致下顎前突於前顎。可以說,「戽斗式」止鼾器反而變成一種矯正過度的牙套,不同於一般矯正齒列將牙齒往內推,止鼾器則是將下顎往外推。長期配戴下來,難免讓齒顎咬合變得跟戽斗一樣。

不僅如此,一些「戽斗式」止鼾器配戴時,嘴巴其實無法閉合。在這種配戴狀態下,身體很容易變成口呼吸模式,而根據研究,口呼吸其實會對身體造成許多免疫方面的疾病,且大大降低血氧飽和度,讓身體更缺氧。其負面影響,更遠大於鼾聲本身。本來只是想抑制鼾聲的,結果卻反而賠上整個身體的健康,實在不值得。

Jaw-Pain  

 

告別「戽斗」!止鼾器的革新

醫療,很多時候是需要觀念上的改變,而非不斷改良治療方法或用品設計,才能更根本地改善病症。對於打鼾或睡眠呼吸中止症,我們該思考的,其實不應只是局部關注在如何把下巴下顎往前拉,而更因放大到整體,思考如何改善「呼吸」這件事。

根據我對打鼾症狀的觀察,造成鼾聲的因素並非僅因為舌頭後墜,還在於空氣吸入口中與軟組織產生震動而產生。正如同高掛空中被風吹過飄飄作響的旗幟,若非與流動的空氣產生快速震動,垂下的旗幟也不會發出陣陣飄響。因此,我跳出只針對防止舌頭 後墜的治療觀念,轉而消除「風」的因素,讓口中不再因為有過多快速流動的空氣使軟組織振動作響。

不僅如此,當吸入口腔內的空氣被屏蔽掉時,呼吸的氣流就會被逼往鼻腔竄,此舉就是在清通鼻道,讓鼻黏膜適應空氣而更加健康發揮過濾與濕潤的功效。因此,止鼾器的設計應該重新定位成一種鼻呼吸矯正器,引導呼吸氣流通往鼻道,訓練我們夜間入睡時仍維持鼻呼吸的習慣。只要建立鼻呼吸的習慣,我們的鼻腔機能自然會越來越健康,就像肌肉需要訓練才會更強壯堅韌。因此對於鼻塞過敏患者來 說,最自然的療癒方式是更積極練習鼻呼吸,而非放棄用口呼吸,落入依賴鼻噴劑、服藥、開刀來防護鼻子的被動治療循環。

 

從矯正口呼吸此觀念出發,我因而對止鼾器有了完全不同的革新設計。我根據不同患者口腔空間、舌頭耐壓程度、口水吞嚥與咬力等情況,在牙套尾端製作了不同高度、位置的擋風板。此擋風板不僅能夠擋掉吸入口中的空氣,更能垂直抵住舌根讓它不致過度塌落阻塞呼吸道。此外,不同於目前止鼾牙套都是上下顎咬合板的構造,我將止鼾牙套改良成單片上顎咬合板的設計,整片咬合板與擋風板一體成型,構造極簡如同一片葉子,大大減輕夜間配戴時咬合的負擔與不適感。

 

這種設計一方面大幅改善了過去前拉下顎牙套的副作用,配戴者不會再因整晚下顎前移而感到牙齦肌肉酸痛或影響咬合,另方面也因為有效防止打鼾與口呼吸,使鼻呼吸通暢,進而提高身體的血氧飽和度,讓身體免疫能力與精神狀態更好。

 

止鼾原理的改觀:防止口呼吸、自然抵住舌根不後墜,建立鼻子良性呼吸循環,進而改善打鼾、鼻過敏等呼吸問題

1394265201-328814750  

新型止鼾器的特點

1394287299-3906824823_n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無恙森林 All Is Well

無恙牙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