埔基1.jpg 


今日上午,埔里基督教醫院邀請我,至牙科部門做牙套治療睡眠障礙的專題報告。


對絕大多數的牙醫師來說,止鼾牙套是相當陌生的治療方式。因為在學校從來沒學過,教材上也從來沒看過,臨床上更甚少接觸。

止鼾牙套的研發,可追溯自1902年。當時有一位法國口腔學家 Pierre Robin,他觀察到許多口呼吸與呼吸不良者,皆有上顎牙弓深窄、下顎往後縮的情況。他於是設計了一款可以防止舌頭後墜的口內裝置「Monoblock」,藉由這個用具來擴張上顎,並把下顎往前移。這款用具,就是現今「下顎前拉式」止鼾牙套的前身。此後,Pierre Robin 這款用具沿用了80多年,期間都未曾再有什麼新的設計或變動。

 55-011.jpeg 55-013.jpeg 

Pierre Robin 1902年發明的「Monoblock」


一直要到1982年,才又有稍微不同形式的設計出現。當時一位精神病學家Charles Samelson 因為自己打鼾聲太大,吵得太太無法忍受,他另外設計了一款能把舌頭往前拉的用具,藉此來改善呼吸道阻塞的問題。這款如奶嘴的「持舌器」,就是現今另一款常見的止鼾牙套。

然而,不管是「下顎前拉式」或是「奶嘴式」的止鼾牙套,其相同的目的,就是要擴張呼吸道,只是一個是拉下顎,另一個是拉舌頭,兩者設計原理其實一樣。【關於止鼾牙套的形制,請參考另篇專文:止鼾牙套比較

回溯這段止鼾牙套的研發史,我們可以省思一個現象:止鼾牙套這110多年來,並無任何創新;所設計的形制,仍沿用1902年的概念。為什麼會呈現這種停滯?很簡單的一個道理:因為牙醫師沒有興趣研究。而這種研發的空窗,來自於一個無奈的事實:這種止鼾牙套的臨床成效並不理想,所以也就沒有多少醫師會再繼續使用它,甚至覺得這種用具並無值得開發之處。


目前台灣製作止鼾牙套的牙醫師,屈指可數。所引用的牙套設計,也都還是如110多年前一樣,只不過形式上有些微調改良,但原理都沒變。這就是為什麼當今睡眠治療領域裡,止鼾牙套總是被排在治療選項的最後頭。睡眠科醫師們會先推薦患者使用正壓呼吸器,或是做手術,因為止鼾牙套還是沒有什麼革新,療效不佳,敬陪末座。


每次當我去醫院做簡報時,其他醫師們總是會問我:我是怎麼想出這麼不同的牙套設計?怎麼會如此標新立異?我都老實回答:「因為我亂想。」


我的亂想,來自我自己對人體的觀察與思考。我跟其他醫師最大的不同,就是我對人體的反應特別敏感。我特別相信患者的「感覺」!只要他們自覺身體有任何風吹草動,我都會認真看待,並不斷探究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這,讓我丟棄許多「教科書」與「醫療指南」的包袱,讓我直覺地去開發許多人體的奧秘。就主流醫學來看,我是位叛逆的醫師,不依循既有的醫療觀念與模式。但,憑藉著一股解決問題的好奇與熱情,我承擔一切風險與質疑,為的就是一件事:我想扭轉既有的身體觀。


現代醫療,已經淪為藥理至上的世界。90%以上的醫師與患者,對人體沒有信心,認為只有透過外來藥物或營養素,人體才可得救。我不認為這樣的醫療方向是正確的。醫療研發的方向,應該是提升人體內在的自癒力,而不是用一堆外來物來干擾或抑制人體療癒系統的運作。因為對人體抱持著無可救藥的樂觀態度,我於是發現了許多主流藥理醫學無法相信的事。


無恙牙套的研發,是一段曲折迂迴的歷程。一開始的設計,真的是誤打誤撞,是因為後來產生許多驚人成效,才讓我不斷地去找醫學文獻研究原理,了解原來是那麼一回事。無恙牙套之所以與傳統止鼾牙套大相逕庭,就是因為我從來沒看過以前的人怎麼做,只是憑著我自己的臨床觀察去研發試驗。假如我今天先做了止鼾牙套的功課,讀了那些既有文獻,我今天可能就開發不出新的牙套了。


對我來說,定位無恙牙套是一件很棘手的事,因為它完全超脫目前牙科「止鼾牙套」的範疇。首先,它的治療原理根本不是要把呼吸道撐開,而是要去調整呼吸與筋膜。其次,它的主要功效也不在於「止鼾」,而是遠超於這之上,要去啟動自癒力改善全身的症狀。

螢幕快照 2015-12-29 下午2.14.40.png 

因此,面對其他醫師與患者們,我很難用既有的標籤與語言去解釋無恙牙套。我能使用的溝通方法,就是說明「觀念」。所以,在我的治療流程中,或是到醫院做簡報時,我總是花上將近90%的時間,解釋「觀念」。當觀念取得理解,就能走在相同的治療方向,這便會引導身體執行。


我認為真正的療癒,始終源自嶄新的身體觀。當我們開始用新的眼光看待自己的身體,我們就會發現,身體不同的潛能。


螢幕快照 2015-10-08 下午7.07.01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無恙森林 All Is Well

無恙牙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