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元兇


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打鼾 – 不管對當事人或枕邊人來說,都是相當痛苦、困窘難堪且束手沒轍的事。有些打鼾者雖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晚上奏樂有多大聲,但一早醒來卻相當難受:不僅口乾舌燥、口氣難聞、臉部浮腫、如宿醉般疲憊萬分外,剩下的時間裡身體也像失了準繩的傀儡,沉重無力、反應遲鈍、坐著動不動就會打起瞌睡來。對枕邊伴侶來說,他們雖然沒有呼吸生理上的不適,但其睡眠品質與日間精神卻可能更差:如因鼾聲難以入眠、頻醒,甚至徹夜失眠,導致日間疲倦、易怒、精神無法集中等問題。由於大多數人並不知道該尋求什麼方式解決打鼾問題,在拳打腳踢、塞耳塞、蓋枕頭等消極抑制方式都無效後,許多伴侶忍無可忍,只好選擇分房睡隔離干擾,嚴重者甚至鬧分手。據新聞報導,鼾聲甚至成為離婚因素的前五大原因之一!可見打鼾對一般人睡眠品質、精神生活所產生的嚴重影響。除此之外,打鼾也成為經常出差外宿,或是團體共宿的人最不想面對的夢靨。不管是打鼾者或是同寢者,鼾聲都成為大家心照不宣的隱患。不僅打鼾者成為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對象,造成打鼾者心理上對人際社交關係的嚴重創傷,同寢者也糾葛於顧全他人面子與個人精神不寧的兩難中,若離不開,只好將其當則黑色幽默的笑話帶過。



也許是長久以來打鼾都被視為笑柄,以致我們沒有嚴肅正視打鼾的問題。打鼾雖然不是病,但它卻是個重要的徵兆:身體呼吸過量。由於打鼾會隨著習慣輕忽而日趨加重,若日後演變成睡眠呼吸中止症而未警覺治療,身體罹患某些重症的風險就會大大增加,包括高血壓、心律不整、心臟病發作、中風、心絞痛、憂鬱症、失眠、胃食道逆流、肥胖、糖尿病、失智症、癌症等。你可能會覺得,怎麼可能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會對身體造成這麼大的損傷!心想這無非又是一則危言聳聽的片見。但若根據另篇文章對呼吸氧毒的討論,便會明白打鼾罹患這些重症一點都不意外,而原理也非常清楚,就是自由基的增生累積。

絕大多數的人都認為,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症是生理結構出了問題才會產生,如:舌頭太大、下巴短縮、脖子短肥、軟顎與懸雍垂太長、上顎過於深窄、扁桃腺較腫大、鼻中膈彎曲、鼻子常過敏鼻塞、體型肥胖等。除此之外,不少人也認為,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症與年齡、性別有關,通常都是中年後才會發生,而且對象又以男性為大宗。雖然上述生理結構問題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明顯退化,使得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症發生的情況增加,但將肇因歸咎於生理條件,卻仍充滿重重疑點。

疑點一:許多口鼻生理結構正常、軟組織健康的人,為何也會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?

疑點二:諸如學齡孩童、青少年、苗條女性、運動型體態的青壯年等,他們既非肥胖,也沒有口腔軟組織退化的問題,為何還是會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?

疑點三:一些中樞性睡眠呼吸中止的患者,他們並沒有軟組織阻塞的問題,甚至也可能沒有打鼾,但為何還是會呼吸失調、暫停?

其實,就我本身接觸過的所有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症個案裡,只有部份人士有體重過重、鼻中膈彎曲、下巴短縮、脖子肥大等問題,而個案年齡低於40歲的男女性,為數者也相當不少。如果生理結構與年齡是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症的肇因,那上述這些個案照理說應該不可能發生。另外,有些個案早就有某些口鼻腔的生理結構問題,但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症卻時有時無。這些無法釐清的疑點都顯示,一定還有別的生理因素存在,而那一項因素是所有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症者的共通之處,也是造成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症的關鍵因素。我相信,這個共有的特質,就是呼吸過量。

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其實不是中老年人的專利,也不完全是生理結構組織有缺陷才會產生。根據臺灣睡眠醫學會的調查,目前學齡前兒童與青少年打鼾的人數比例高達30% ; 而台大睡眠中心的調查也指出,在睡眠中心接受治療的病患中,超過20%是孩童、青少年。這些稚齡者口鼻腔結構並不一定有問題,但夜間卻都有打鼾、呼吸中止、張口呼吸與睡不安穩的情形。此個案年齡比例顯示,打鼾的主要成因並非在於生理條件,而是在於呼吸習慣的設定。打鼾在任何一個年齡階段都可能發生,只要你呼吸模式設定錯誤,開始不經意地用口呼吸且習慣越吸越多、越快,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症就會悄悄地爬上床與你共眠。


引發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成因:呼吸過量

每個人或許都曾聽過鼾聲,以為鼾聲最誇張也不過如雷聲(普通約100分貝),但實情卻不僅於此。2009年一則英媒報導指出,一位60多歲的老婦的鼾聲,竟可高達111.6分貝!此鼾聲不僅比開動的洗衣機(78分貝)高出33分貝,更比低飛的噴氣式飛機(103分貝)高上8分貝!除此之外,有案例也顯示打鼾者的氣流量特別強,其呼吸量大到每分鐘可吸進15公升的空氣,整夜下來比一般人多呼吸了4800公升的空氣。我們不禁納悶:怎麼可能人的呼吸會發出這麼大的聲響?呼吸氣流量竟會大到如颳風?

其實,我們的呼吸習慣就跟飲食一樣,攝取量常常在不經意中越變越大,縱容飽足感凌越身體所需。等到過量問題以疾病方式呈現出來,我們才驚覺自己沒有好好調控。現代人生活裡有許多因素會影響我們的呼吸,如情緒、生病、工作、運動、娛樂等。我們很少在大笑大哭、歎氣、打呵欠、感冒不適、鼻塞咳嗽、講話聊天、打球、慢跑、唱歌等較耗呼吸的情況之餘,再靜下心來將呼吸的量與速度調降下來,或是將嘴巴閉上由鼻呼吸。對身體更雪上加霜的是,現在又有太多觀念提倡深呼吸,使得大家一股腦兒地將呼吸設定值推到極限,最終養成一個三不五時就得喘一下、經常需要大吸大吐才會感覺有精神的呼吸過量體質。畢竟,呼吸過量不像飲食過胖,能從外貌觀察到具體的變化,以致我們幾乎無意識到它的失衡與危害,直到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發生。

呼吸過量的表現,其實就是慢性過度呼吸與口呼吸的聯集,都是在日復一日不經意的習慣下逐漸養成。許多人以為,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症只是晚上呼吸有問題,早上呼吸正常得很,不認為自己應該從日常呼吸習慣調整起。其實,夜間大量、急促、沉重、不規則的呼吸形態,都是日間呼吸模式的延續。換言之,就是因為日間身體已習慣口呼吸與過度呼吸的模式,當入睡意識失去對呼吸的約束與調控後,屆時呼吸就會如脫韁野馬般地狂放無拘,讓自己吸入過量的氧氣而釀成大禍。隨意瀏覽網路上那些打鼾者的影片,幾乎9成以上的打鼾者都有嘴巴開開、胸腹部呼吸動作大、呼吸氣流量強的表現。或許他們會說他們只在睡著時才會這樣,但身體的反應都是透過習慣被形塑記憶下來的。夜間的打鼾,其實不過是日間呼吸過量真實的反應。

究竟打鼾與睡眠呼吸中止症是怎麼一回事?用兩個最簡單的譬喻來解釋,就是空中飄揚的旗幟,以及杯中吸癟的吸管。

以打鼾來說,我們呼吸的氣流就如同空中的風,口鼻腔的舌顎軟組織就如掛在空中的旗幟。當我們呼吸的氣流來回進出於口鼻腔時,口鼻腔內的軟組織便如同旗幟,因為氣流的摩擦振動而啪啪作響。呼吸氣流量若越大、速度越快,軟組織振動作響的聲音也就越大。

 

 

另外在睡眠呼吸中止症方面,呼吸道就如同杯中的吸管,當我們大力快速地吸飲杯內液體時,吸管管壁會因為抽吸力道所產生的負壓氣流而內縮。若我們吸飲的力道與速度越高,吸管內縮流的情況就更嚴重,甚至整個閉合癟掉,以致氣流無法流通於吸管,此即睡眠呼吸中止的情況。